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1)

排雷

冬寡且只有冬寡其他所有人都在描述中出现

MCU,CIVIL WAR时间线之后不久

我也不知道最后是甜是咸还是辣眼睛

更新速度极慢心血来潮写一发

尽量不OOC

——————一朵小花花——————



三号楼这天搬来了一个住客,住在五楼,从娜塔莎所在二号楼六楼的房间窗户,能看到这位住客的床尾。

头几日,她每天早晨拉开窗帘,都能看到三号楼那位新住客的一双拖鞋放在床前。

过了几天,窗边的柜子上,摆上了波斯菊。

又过不了几天,她看到一条金属手臂晃过窗前。肩上,还有一枚红色星星。

————————

一开始她搬进这栋位于曼哈顿的高档公寓,只是为了任务而已。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在这任务进行的同时,碰见了熟人。

“呃,嗨。”

因为三号楼与二号楼的裙房相连,有一日下来,她还是冷不丁碰上了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她本能地有些想躲,无奈公寓也就一个出口,他挡上了,除非她跳过去,否则今天是出不了门了。

她扯扯嘴角,冲他打招呼。

这是关键的一天,九头蛇特工正在转移重要的芯片,如果不跟上,天知道……不,托尔肯定不知道——鬼知道什么时候她还能再见到它。

所以,这家伙是怎样,站在她前面不走的吗。

詹姆斯·巴恩斯穿着卫衣戴着鸭舌帽,没刮胡子,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嗨。”他说。

两人沉默了半分钟,娜塔莎见他还不让开,只好冷下脸说:“巴恩斯,请让我过去。”

巴恩斯的眉尾动了动,往后退几步,让出一条道。

————————

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娜塔莎跟着特工一路到了布鲁克林,发现他进了下水道。

娜塔莎正要跟进去,肩上突然一沉,她本能地翻身一个剪刀腿,不想自己腿下夹着的那个貌似有点眼熟。

“好像每次见你,你都在想方设法弄下我的脑袋。”

娜塔莎拔下自己捏着那只手上戴的手套,果然,是仿生手臂。

“那是因为每次见到你你都貌似在坏我事。”她丢开手套,从巴恩斯的肩膀上跳下来。男人的手不经意托了一下娜塔莎的腰,她落地后狐疑地回头,却见他已经弯下腰看着下水道入口,声音冷静: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进去。”

一起进去?

他还没解释他到底从哪里蹦出来的,怎么找到她的,还有在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哦,或者,他的手是怎么长回来的。听托尼说,他可是结结实实地把他这条手给打下来了。

不过……

“跟我来。”娜塔莎没问,当先跳下下水道。

这些问题比起芯片,根本就不重要。

巴恩斯将鸭舌帽扔在路边长椅底下,跟着她跳下来,无声无息。

两人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走了一会儿,撂倒几个九头蛇守卫,终于行至一处光亮。二人立刻不约而同地隐匿在墙角暗处,对视一眼,将注意力集中在光亮下的九头蛇特工。明明是进行芯片转移,但这暗室中却只有他一人。他一手拿着装载芯片的盒子,一手唤醒电脑,拿出手机似乎在查看信息。

“是否进行数据转移?”电脑问。

数据转移?

娜塔莎皱起眉头。以九头蛇的谨慎,不可能没想到就算是安全网络也会有被追踪的可能,当时奥创都被幻视从数据里扒出来灭了个干净。除非九头蛇不在意芯片中的数据,否则不会利用网络传递。

如果此刻下手,接收方的线索可能就断了。

如果不下手,万一芯片中的数据有极大危害,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看了一眼巴恩斯,对方也在看着她。

隐约地,他仿佛明白她在想什么。

下手。

二人同时从暗角闪出,巴恩斯的金属手臂发出机械独有的运作声响,一拳就将那个特工手中飞快拔出的枪连同他的手一起打碎,而娜塔莎侧滑掠过,轻巧地夺过特工的手机。特工的惨叫响彻整个下水道,从方才二人经过的情况而看,下水道每个节点都有九头蛇战士。这个动静会招来不少人,娜塔莎的脸色更黑了,狠狠瞪了巴恩斯一眼,眼见得他扭断那特工的脖子,回头冷静看着她:

“我挡着,你加快动作。”

废话。

娜塔莎没太花心思在埋怨这个男人身上,将键盘拉近飞快地敲击。

保守估计,做一份同芯片中原始资料仅有毫厘之差的假资料,再追查到光缆那头接收方的位置,她需要七分钟。这七分钟足以让九头蛇守卫赶到这处暗室并堵住出路让他们无处可逃,也足以让网络对面的接收方产生疑心继而中断联系。她只有一边将资料分节一边传送,这将再多花她一分钟。

八分钟,已经是她最快的速度了。

“八分钟。”她敲着键盘说。此时,暗室外的下水道里已经传来不下十人的脚步声。

巴恩斯说话的时候,第一个九头蛇已经出现在拐弯处:“十分钟。”说着他从腰后拔出枪,精准无比地一枪爆头,又飞快拔出另一把枪,冲着下水道那一头开枪。几声枪响,甚至还没来得及瞄准的九头蛇已经应声倒地。

娜塔莎的嘴角不经意地抿了抿,紧锁的眉头放松下来。

七分半,所有分节数据传送完毕。娜塔莎不但小心地修改了其中的一两个字节,还在其中一段里不露痕迹地输入了追踪指令,连同原始数据被她上传至了星期五的网络端,就等她来分析并送回结果给娜塔莎了。

巴恩斯的弹药已经告罄,那条金属手臂不知道已经掀翻多少个九头蛇。

“走。”娜塔莎将手机装进腰包,冲巴恩斯挥挥手,跳起来将挡路的特工踢到下水道顶端。

————————

出了下水道,娜塔莎脱下外套丢在路边,随便地将头发扎在脑后。而巴恩斯将长椅下的鸭舌帽捡了回来,顺便拿走了长椅上睡着的流浪汉的外套。

两个人配合相当默契,娜塔莎留心着身后的动静,心里不无惊奇地想。

兴许,只是因为他们都是杀手出身罢了。

他们假装布鲁克林街上众多情侣中的一对,手牵着手没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九头蛇中有两三个便衣,追着二人混入人潮。人群里不宜闹出太大动静,万一被发现还会被更多人追踪。

很难甩掉。还需再想办法。娜塔莎观察着四周,努力寻找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

巴恩斯显然也觉察到身后那两三条尾巴,果真像蛇一样紧紧咬住二人不放。他抬头看着前面,突然发现一条巷子,拉着娜塔莎闪身进去。

九头蛇自然紧随其后。然而当他们进了巷子的时候,二人早已毫无踪迹。

娜塔莎被巴恩斯带着从两三个街区之外的巷子中出来,有些莫名其妙,但看看身后,似乎的确已经甩掉他们了。她哼了一声,笑着说道:“难为你还记得布鲁克林的街道长什么样。”

“以前总要在这种小巷里找正在挨揍的史蒂夫。”巴恩斯摘下鸭舌帽,将它和外套一起扔给路边的流浪汉。

说到史蒂夫,“上次这么躲人,好像也是和Cap。”娜塔莎偶尔会听史蒂夫·罗杰斯提起他和巴基的故事。之和史蒂夫见面,他还提起过,巴基被冻在瓦坎达,黑豹盯着他,直到他洗脑的指令被完全消除才会解冻。

现在他出现在这里,这么说,没病了?

“你……”娜塔莎刚要问,巴基拦住她,拉着她进了一家书店。躲在门口,她看见方才追着那三人的其中之一走了过去。

巴基贴着她,将她按在墙上,高大的身躯将她完全笼罩。娜塔莎被迫头顶着墙壁脸贴着他胸膛,保持着一个不怎么舒服却半根头发丝都露不出来的姿势——她的红头发的确太显眼了。

待那个特工消失在视野里,他才放开她,垂下眼眸回答:“史蒂夫派特工十三来的瓦坎达,史塔克找到的治疗方法,堤查拉给的手臂。”

他回头看了一眼见怪不怪的书店老板,又低头看了她一眼,拉开书店门走出去。

“哦。”

娜塔莎说。

————————

他和堤查拉还成了朋友?

直到公寓门口,娜塔莎还在想这个问题。

他和堤查拉?

果然是做国王的,境界不一样。娜塔莎至今还记恨巴恩斯一枚子弹断送她穿比基尼的美梦。

下水道里他的确是帮了她,可是如果没有他,她一个人也能完成得很好。悄咪咪地进去,再悄咪咪地出来,不会有人追踪。

“不要上去。”娜塔莎正凑近电梯,巴基突然一只手越过她肩膀,金属手掌盖住电梯按钮,在她耳边说,“楼上有埋伏。”

有埋伏?

娜塔莎一愣。

“跟我来。”巴基不着痕迹地将她转了个身,推了她去三号楼的电梯。

“你的位置很早之前已经被九头蛇掌握,鉴于你的利用价值他们没有立刻除掉你。”娜塔莎跟着巴基进了三号楼六楼的公寓,看着他将钥匙丢进玄关处的玻璃盆里。

有道理。现在她出手抢了芯片上的数据,自然要下手对付她了。

“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只有刚才提到的几个人知道我从瓦坎达出来了。”巴基一把脱掉脏兮兮的灰色卫衣,里头穿了一件黑色背心,露出完整的放生手臂,看起来比之前那个更坚固了些。他把卫衣拿在手上团了团,又补了一句,“现在还多一个你。”

娜塔莎也不同他客气——虽然她并不需要他解释什么,而且他好像有些紧张——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马提尼,一口灌了下去:“哦,谢谢你。”

她还是比较好奇,堤查拉是怎样和颜悦色同巴基·巴恩斯交流的。

娜塔莎盯着巴基进了卧室,把杯子重重放到桌上,这才觉得畅快了些。

评论(9)
热度(50)
  1. Mr.柠檬塔十六暗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