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2)

传送门:

三号楼的住客(1)

本章BGM:

I Was Made For Loving You  — Tori Kelly (feat. Ed Sheeran)

黄老板老缠粉吼吼吼。

——————两朵小花花——————


巴基进了卧室半天没有出来,娜塔莎坐不住,站起来四处转了会儿。

她发现这是个非常奇妙的公寓:巴恩斯的客厅中许多暗角都有监控设备,她依照直觉拆开房间内的老式电话,窃听录音果然一应俱全。

面向曼哈顿城市的落地窗被亮色窗帘遮盖,透着城市早晨颇有活力的日光。如果她猜的没错,整个公寓只有他的卧室开着窗帘。想必他平时也不会睡卧室,放拖鞋和大波斯菊,估计都是伪装。

她看着有些凌乱的沙发想。

他的杀手身份先入为主地在她脑海中形成某种印象。就以往的情况而看,九头蛇只拿他当做一个杀人机器,在执行命令上,根本就是直向箭头。但巴恩斯在她进行这个任务的时候突然出手干预,实在没有办法让她不多想。

假如他在撒谎,其实他脑海中的指令并没有被完全消除呢?

她从腰包中取出九头蛇特工的手机,打开通讯记录。

“最后一名冬日战士已找到,速将唤醒口令传来。”

巴基此时从卧室中出来,肩上扛了两个黑色袋子。

娜塔莎关上手机屏幕。

————————

“你的房间从三号楼屋顶能轻易狙击。”巴基走进消防楼梯间,为娜塔莎按着半自动门,“他们正在搜你的客厅。”

娜塔莎接过他手中的一个黑色袋子,掂了掂,说:“我不常用狙击枪。”

上楼梯的时候,娜塔莎感觉到巴基在她身后调试他那把枪。

不要将背后暴露给敌人。

娜塔莎这时候想起了它的下半句。

屋顶上的风有些大。巴恩斯之前来天台踩点的时候,已经在某处做了标记。

二人飞快地组装好枪。准星里,娜塔莎房间中有六个九头蛇战士在破坏她花了一个下午摆好的“生活气息”,还有一个正在使用她的笔记本电脑。一枪一个,如果动作快的话,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发出讯号。

她瞄准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皱着眉对巴基说:“如果下手狙击,他们会认为我公寓中有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是有,还是没有?”巴基目不离准星,像是连呼吸都与狙击枪同步了。

娜塔莎摇摇头。

哪个特工会把情报放在家里的?她的电脑里只有十几部惊悚电影。

“数据已经得手,你认为没有必要灭口。”巴基此刻放下枪,背靠着女儿墙,藏在大楼的阴影里调整呼吸。他黑色的头发被汗湿了一片,此刻风吹过,随着空气微微扬起,“但是你的地点已经暴露——就像我说的,他们可能也想从你那里获得情报。”

“不。狙击同时还会暴露你的位置,曼哈顿这片公寓是这次任务中的最佳监视地点,我不会轻易放弃它。”

听出了娜塔莎话里的意思,巴基偏头看她,思考须臾点头回答:“我明白了。”

————————

晚饭是巴基做的,娜塔莎对于他还会做饭有些惊奇。

九头蛇好像并不负责训练这些,烧火做饭还能毁灭世界不成?

煎牛排,西红柿沙拉,生洋葱,玉米汤。巴基将胡椒粉和盐放在她面前,自己把椅子拉开也坐下来。他换了一件干净卫衣,胡子依旧没刮,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马尾。

幸好他没有点蜡烛。娜塔莎不无侥幸地想。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巴基并没有不自在,淡淡看了一眼娜塔莎,示意她动刀叉。

娜塔莎想了想,没有碰餐具,反而把双手放在桌上,带着审视望着巴基:“我也正在想,要从哪个开始问起。”

“我可以从瓦坎达开始说。”巴基说。

“不不不,我还要享受我的晚餐。”娜塔莎笑着摇头,“你可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任务?”

巴基本来在切牛排,停了动作,犹豫片刻看着娜塔莎说:“史蒂夫认为这件事要由我终结。”

罗杰斯?娜塔莎在瞬息间眯了眯眼。

他的确是知情者。

这个任务关乎冬日战士计划。

当时泽莫翻的旧账最后被转移到了复仇者身上,引得双方耗尽一切自相残杀,最终没有哪一方获得胜利,在娜塔莎的眼里都是输家。

然而这烂摊子并没有完全被收拾,除了巴基所在的基地之外,还有一个制造冬日战士的基地。泽莫没有发现,九头蛇却把它挖出来了。娜塔莎追查了很久,也没找到那处基地究竟在哪里。

史蒂夫·罗杰斯让詹姆斯·巴恩斯来“终结”这件事,听起来也算情有可原。

“我听说是你在跟进,就和史蒂夫要来你的住所。只是第一日过来,就在你公寓门口发现正在安装监控的九头蛇特工。”巴基有注意到娜塔莎一瞬的表情,颇不熟练地笑了笑,试图缓和气氛,“处理完他们,我认为将自己隐匿起来更为妥当,因此没有同你联系。”

娜塔莎听完,将他上上下下瞧了个穿,这才勾起嘴角,放下戒备的双手拿起刀叉。她尝了口牛肉,惊喜地说:“嗯,手艺不错。”

听到表扬,巴基露出难得的笑容:“谢谢。”

娜塔莎点点头,品尝玉米浓汤。

巴恩斯没道理不知道他公寓里的这些监控,因此他很有可能是主动安装它们的人。要么就是防侵入者,要么,就是防住在这公寓里的人。娜塔莎自然不会认为,他大费周章地装监控是为了防她。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同他三次博弈,她的确每次都是占下风的那个。

“等一会儿,星期五应该就会将数据传过来了。芯片上的内容短时间无法破译,目前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找到另一处基地。”

吃完晚饭,娜塔莎将盘子放在厨房,突然对同样在收拾桌子的巴基说。

男人正擦桌子,闻言直起身,把抹布在手心团了团,点点头。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洗盘子。

她很擅长说谎,即便知道巴基是来帮助她的,她也不得不一开口就是谎言。

即便复仇者掌握了芯片上的数据,也毫无用武之地。从通讯信息上看,九头蛇找到了所有从基地中流失的冬日战士,只需口令,就能将这些破坏力极大的武器唤醒。她编写的文件虽然能暂时拦住他们一段时间,但仍旧要争分夺秒。

“罗曼诺夫探员。接收方的伺服器找到了,在位于曼哈顿中心的梅耶尔集团内。”

她的手机响了。是星期五。

“明白了。”娜塔莎听见这讯息反而有些高兴。

“史塔克先生要我告诉您,您的装备将在午夜送到公寓楼下。”星期五接着说,“以及巴恩斯中士,看在队长的面子上,他也为您准备了装备。”

娜塔莎又皱起了眉头。

“替我谢谢史塔克。”巴基放下抹布,走到厨房里。

“好的。”星期五停顿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请二位好好享受夜晚。”

————————

托尼?

先是堤查拉,现在是托尼?

当时是哪些人打个头破血流不收手的?

星期五说完那句话就跑了,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娜塔莎太清楚这空气里飘过的究竟是什么了。她放下手里的盘子,转身从柜子里取出酒杯,放在桌上。

“我觉得,托尼说的有道理。”

她倒了两杯红葡萄酒,将其中一杯塞进巴基的手里,又拿起自己的同他碰杯:“庆祝我们第一次合作。如果你要加入复仇者,我这关已经过了。”

“你是审核官?”

娜塔莎看了巴基一眼:“当年我给托尼打的不及格。”

巴基失笑,喝了一口酒,语气突然轻松了起来:“我从来没有拿过不及格。”

“哦?”

娜塔莎以为他在和托尼攀比什么,心想自己曾经在红房子,也是个尖子学生。

只是这“尖子学生”,不怎么好听罢了。

“不,并不是从没拿过不及格,”巴基的目光淡了下来,“自从离开纽约,我似乎一直在拿不及格。”

娜塔莎明白他这是在说自己的冬兵时期,一时间也沉默下来。

冬兵的歼灭名单很长,娜塔莎曾经在他的资料里面看见过。这些记录虽然不在他的记忆里,却存在于其他人的。如今知道了,仿佛每时每刻都有人拿着刀子抵在脑后,若忘一分,那便用刀,再刻一分。

和她,简直一模一样。

娜塔莎晃着手中酒杯,背靠在大理石台面上,离他近了些,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那样凑过去:“你知道巴顿要我加入神盾局的时候,说了句什么话吗。”

他当然不知道。

“他说,‘你来了,我还能早点退休’。”

巴顿虽说的是玩笑话,这背后的信任与理解,娜塔莎是感受到了。她心底隐约也希望,巴基能感受到史蒂夫让他来执行任务的缘由。

他相信他。

娜塔莎也希望,能够相信巴基。

仿佛她对巴基有了足够的信任,她对自己,也能有这样的信任一般。

“你现在,是想和我说,你要退休吗?”巴基低头深深望进她眼里,像在寻找什么。

她绿色的双眼如同宝石,被精心雕琢后,不断折射他的脸。

娜塔莎抬头回望。

她太清楚空气里飘过的,是什么了。

她莞尔一笑,把手搭上他的金属手臂,轻巧地拍拍他:“退休?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执行明天的任务。”说着她躲过他的目光和呼吸,推门进了客卧。

巴基站在原地,抬起自己方才忍不住放在她腰上的金属手掌,不自然地握了握拳。


评论(7)
热度(38)
  1. Mr.柠檬塔十六暗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