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3)

传送门:

三号楼的住客(1)  三号楼的住客(2)

这章里头有彩蛋。

带着我贱侧面出场。

谁让MCU不带他玩。哼。

哦,鲍勃吹也可以为他的机智吹一发。

毕竟和韦德混久了科科。

——————三朵小花花——————


客卧里没有浴室。娜塔莎从主卧的浴室里出来,经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巴基坐在沙发上翻看笔记。客厅的落地灯不太亮,他的睫毛还是在眼周投下深深的阴影。

看不清楚表情。

巴基·巴恩斯有记录每日做了什么的习惯。娜塔莎想。是因为洗脑吧。

她一边用浴巾搓着头发一边看向墙上的时钟。距离午夜还有两个多小时,不如就趁着这些时间,和他好好商量一下明天任务的细节。

梅耶尔集团就在四个街区之外,步行大约十来分钟。由于梅耶尔是一家以数据安全保障作为产品的公司,所以夜间的集团大楼内几乎布满了红外线,密集到根本不可能闪过。因而白天,才是唯一的下手机会。

和娜塔莎推断的没有错,冬日战士计划果然与这家本部位于奥地利的数据公司有所联系。她选择这片公寓作为监视地点,也是因为她所住公寓的楼上——二号楼的六楼,是梅耶尔一位高层的住所。而从巴基公寓的主卧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那个高层人士的一举一动。

进浴室之前,她就已经盘算好明天的路线。

坐在巴基身旁时,娜塔莎不经意瞥见他笔记本上那页的内容。

核能工程师

工程师后头写着的名字,她认识。是她少数失败任务之一。

而在那个名字下面,写着:

神盾局特工 娜塔莎·罗曼诺夫

娜塔莎挑眉。看来自己也是他的失败任务。

察觉娜塔莎的目光,巴基合上笔记本。

“你从哪里弄来的旧笔记?”娜塔莎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地问。

巴基沉默少许,转过整个身子面朝娜塔莎,将那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放到茶几上:“不是旧的。”娜塔莎这才发觉,这是本崭新的笔记,还是那个品牌的经典款。

里面的内容应当是后来誊写的。

“呵,看来你失踪那几个月干了不少事。”娜塔莎了然,把浴巾丢到一旁。

巴基盯着笔记本:“我的档案被九头蛇存在旧档案库里,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录入电子系统里。其余冬日战士的资料已经被毁,我并没有关于他们的任何讯息。”他追踪九头蛇特工到了旧档案库,却见到对方并不是来查看文件的,反而浇上汽油放火焚烧。巴基只来得及抢出自己的几本资料,因为沾了汽油,只能抄录在笔记本里。

抄到娜塔莎的名字时,他想起那场在纽约市中心的战斗,那个红头发的女人着实让他头疼了一会儿。他因为被打掉护目镜被彻底惹毛,几乎都要忘记自己当时被下了优先刺杀史蒂夫的命令。

不过,如今他很庆幸她是他的失败任务。

“无妨,”娜塔莎说,“梅耶尔集团内会有我们要的东西。今天我们弄出了动静,明天一早监视对象会到集团大楼切断数据流,我们需要赶在她之前弄到她的通行卡,从正门进,再从正门处。”

计划原本很周全。她只需一个人完成任务,乔装潜入梅耶尔集团,通过伺服器查到冬日战士基地地址,再通知队长制定最终击破基地的策略。

但现在……

娜塔莎看着胡子拉碴还穿着卫衣的詹姆斯·巴恩斯,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

“你需要打理一下自己。”

“为什么?”

“你没听见吗,”娜塔莎说,“托尼说给你也弄了套装备。”

巴基也要跟着她一起潜入。

虽然不知道他的通行证一时间要从哪里弄来,但,她总会想出办法的。

————————

次日早晨六点,娜塔莎换上小西服,把头发别在脑后,戴了副平光眼镜做装饰。她推开次卧的门时,巴基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门边等她了。

他刮干净了胡子,扎了小辫子,穿着托尼送来的西装——哦,托尼现在连他的衣服尺寸都知道了——那双睫毛很长,有些闪闪发亮的眼睛没有了头发的遮挡,看上去还有些迷人。

娜塔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连忙把心思收到任务上。

不出意外,那位高层将会在七点钟红外线系统关闭时进入大楼处理数据流。幸运的是,七点时仅有大楼入口处的保安人员到位;而棘手的是,这些保安都认识这个高层。

二人掐着时间从三号楼电梯下来,而前一分钟,那个高层的电梯到达公寓负二层。对方准备驾驶的车辆昨天夜里就被娜塔莎黑进了电脑,即便是精通电脑的高手,要破解它也需要两三分钟。娜塔莎走出电梯的时候,就看见车库中有辆车开着头灯,却没有半分发动的痕迹。

娜塔莎整了整衣服,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女士,您需要帮助吗?”

车里的女人回头看她。娜塔莎立马惊讶地说:“您是报纸上的那位萨利·霍尔女士吗?!”

“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您了——哦,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克拉克·李,这位是我的舍友,凯文·福林。我们都在您的梅耶尔集团工作,今天是头一天上班,居然能有幸在这里见到您。”说着她出示了自己伪造的工作证。

巴基随后也弯下腰,出示工作证:“您好。”说着他看了看萨利·霍尔的车,问,“女士,您的车发动不了了?我曾经在梅赛德斯的技术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不知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这个杀手的间谍工作做得也还算不错。

萨利·霍尔的疑心没有两人想象得那么重,点点头让巴基打开她的引擎。这更加深了娜塔莎之前推断的,她对冬日战士计划其实并不知情,仅仅在执行公司更高层的命令而已。

巴基在引擎处看了一会儿,一手拿着工作证在上面排查,娜塔莎趁机在口袋中点击手机端的解锁器。巴基摆弄了一会儿,让萨利·霍尔发动汽车。这回发动得非常顺利,巴基满意地点头,合上车盖——但一“不小心”,就在这合上车盖的片刻,证件被他掰断了。他非常“惊讶”地说:“哎呀,糟糕!”

“凯文!你怎么把工作证掰断了!”娜塔莎走过去,反应一秒“惊呼”。

“发生什么事了?”萨利·霍尔从车里走出来。

“凯文把他的工作证掰断了!霍尔女士,我听说进集团大楼要工作证才能进去,这下凯文要错过他就职的第一天了。”

萨利·霍尔接过巴基手中断成两半的工作证:“进集团的确要用到工作证。”她看了看一脸着急的娜塔莎和不知所措的巴基,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带你们进去。这个点的确太早,其实集团的登陆系统还没打开,以后上班可以不必这么早来。”

“呀,太好了,谢谢您!”娜塔莎说。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巴基说。

娜塔莎看见这个女高层多看了巴基两眼,笑容里还带着深长的意味。她顿时心里有各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来,一方面觉得揶揄,一方面又觉得生气。见巴基完全没有发现这些,还朝这女人笑得这么灿烂,娜塔莎的后槽牙都开始痒痒起来。

史蒂夫可没有和她提起过,巴基以前在纽约到底受不受欢迎,或者在每次军队里举办舞会时,女伴到底漂不漂亮。

开玩笑,他和她说这些干嘛?

娜塔莎上车的时候高跟鞋被车门“绊”了一下,巴基原本为她扶着车门,见状连忙拉住她的手。

这桥段两人没有商量过。娜塔莎回头时,巴基脸上虽然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手却抓得很紧。

————————

明明走路十分钟的路,这位萨利·霍尔女士却非要开车。

不过她如果不开车,两人还没办法那么顺利地进入大楼。

娜塔莎跟着萨利·霍尔走出门口保安的视线。对方正回头问他俩是否认识去各自部门的路,娜塔莎一击击中她后脑勺,将她敲晕安放在地面层某个杂物间内。

萨利·霍尔的工作证能打开存放数据流伺服器的房间门。根据两人昨晚研究好的路线,他们必须靠着这张工作证坐电梯到达十六层,再一层层打开安全门,进入该层最深的房间。

任务并不难。最难的部分,也就是在娜塔莎接触到伺服器之后的破译工作。

但二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除了萨利·霍尔,还有一个人已经先她一步进入大楼。

这个人的工作,应当也是切断数据流。以九头蛇的谨慎,同一个任务派两个胡不知情的人分别前去,非常合理。

这个人叫鲍勃,娜塔莎和巴基发现他时,鲍勃正在泡咖啡。他显然并没有那么着急去执行他的任务,却打着哈欠咒骂着一个叫韦德的人,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的咖啡机。

由于事先没有调查过,并不知道他是否是九头蛇杀手。娜塔莎和巴基交换眼神,从鲍勃背后一左一右包围,在鲍勃没能发出求救等任何讯号之时,娜塔莎钳住鲍勃的两只手,巴基手中小刀已经抵上鲍勃的喉咙。却没想到这个鲍勃突然眼睛一翻口吐白沫,面色铁青地倒在了地上。看起来是被吓晕的。

也许不是九头蛇,只是个普通人。

巴基没有下杀手,把刀收了起来。

娜塔莎没多说什么。

自从她加入神盾局之后,也没再杀过无辜的人。她很能理解巴基这时候是什么心情:身体的本能叫他去杀人,但是理智却不断试图控制他的手脚。泽莫设计他时,军方派了人去狙杀,当时虽然没有一个人阵亡,但回来的士兵都说,那个冬日战士,是个一出手就下死手的混球。

他只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

但眼前这个冬日战士,不,巴基·巴恩斯,似乎真的不一样了。

就连她,也没再以看敌人的目光看他。


评论(5)
热度(29)
  1. 御轻尘十六暗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