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4)

传送门:

三号楼(1)  三号楼(2)  三号楼(3)

想说的话留在这章最后说。

本章BGM:

River - Charlie Puth

断眉比哈特。

——————四朵小花花——————


她大可以解释为。

哦,史蒂夫是我的老伙计了。对,字面意义上的。

既然巴基·巴恩斯是史蒂夫的老伙计,那老伙计的老伙计,也是我的老伙计。

对,字面意义上的。

娜塔莎一边找着正确的伺服器,一边自欺欺人一般地想着。

巴基在房间外守着,靠在墙上一手插裤子口袋一手摆弄方才没有见血的蝴蝶刀。他很擅长玩刀,但他也不太喜欢刀,因为没有办法保持距离。

娜塔莎把usb插进伺服器,操作界面弹出密码框。

黑进电脑对她而言很容易,虽然梅耶尔号称业内安全第一,她还是非常轻易地就攻破了防火墙。伺服器显示唤醒口令的接收方远在奥地利,而梅耶尔仅仅作为中转站将数据进行加密转移。

成功获得情报,同时又发送了一条误导信息过去,目前为止看上去一切顺利。

娜塔莎立刻将数据上传至星期五的网络端,并将usb拔下来销毁。

巴基这时候阴沉着脸走进来,飞快找到娜塔莎,低声说:“任务完成了?”

“当然了。”娜塔莎手中是被她踩碎的usb。

“很好,”巴基点点头,突然那只金属手臂拔出别在腰后的枪,另一只手一把抓起她的腰,“我们放走的那个是九头蛇特工,现在增援过来了,我们必须立刻走。”

娜塔莎心中一沉。听着外面动静,似乎已经逼近这个房间,人数不少。除非正面突破,否则二人没有任何出路。她没有太在意为什么巴基突然把她抱起来了,潜意识里只是觉得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事实上,这理由还挺充分。

只见他按下扳机,那把钢索枪中的铁爪冲破这个房间的黑色玻璃幕墙,准确无误地扎入对面大楼的钢筋混凝土墙壁。巴基退后几米,随着数步冲刺,抱着娜塔莎撞碎幕墙,生生从梅耶尔集团的大楼荡了过去。

娜塔莎抱着他,听见巴基金属手臂发出的机械的声音,伴着呼啸而过的风。她发间的夹子和鼻梁上的眼镜在撞击间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头鲜艳漂亮的红发散落在风里,从巴基紧皱的眉间掠过。

明明知道自己不会让她掉下去,他那只有温度的手掌此时将她抱得更紧。

对面大楼的窗户越来越近,巴基抬起脚,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两人相拥着撞进房内,滚出很远。

娜塔莎有巴基当肉垫没感到疼痛。她反应很快,立刻从地上跳起来,从包里拿出枪寻找出路。他们不能停留在这里,九头蛇很快就会咬上来。

巴基站起来,脱掉满是玻璃渣的西装外套,三两下解开衬衫袖口,接住娜塔莎扔过来的一把枪。

两人刚确认了他们位于什么位置,身后九头蛇士兵也已经靠着钢索追到这栋大楼,在空中对着他们扫射。

枪林弹雨中,娜塔莎矮着身躯,皱着眉头敲碎房间门锁,巴基一个肘击打飞房门。

他们从十六楼荡到十二楼。此处是某个证券机构所在的办公室,出了二人所在的资料室,就是一处通达四面的空间。交通核很容易寻找,就在正中间。

娜塔莎下意识地看向巴基,他指着楼梯间的位置,做手势示意自己殿后。

枪声又响,他们不再停留。

————————

娜塔莎和巴基下到四五层中间的时候,隐约听见自下而上匆忙的脚步声。

九头蛇将队伍分散成两批,一批跟着他们追来,另一批进了这栋楼从下而上堵截。从人数上而言,少了不少。这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

正面遇上时,娜塔莎早就在扶手上等着他们。空间虽然狭小,却不妨碍她有力的腿击,一下子踢翻了三个荷枪实弹的特工。巴基一面盯着身后的动静一面朝楼梯下方开枪,不知有否命中,却也给下面的九头蛇造成极大的干扰。

娜塔莎的搏击不是吃素的,虽然在巴基手下输过两次,但这些杂兵可没有超级战士血清。

两人配合着一路杀到一层。通往车库的楼梯被一道铁门拦住,显然需要刷卡才能进入。娜塔莎了然,飞快给枪换了弹匣,和巴基换了位置。

两声枪响,一个九头蛇被娜塔莎击中从楼梯上摔下来,而身后,巴基十指一抓,铁门被他生生扒了下来。

明明正被追击,娜塔莎却心情很好,经过巴基身旁的时候还分出心来,拍拍他的肩膀:“不错。”

巴基原本一脸严肃地盯着楼梯,闻言看向娜塔莎。

她的倩影隐没在楼梯间的黑暗中,巴基又举枪击中一个九头蛇,跟着她下了楼梯。身后枪声又响起,巴基凭着耳力躲闪,但随着肩胛一痛,他闷哼一声,回身开枪。

娜塔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她飞快地在车库里锁定一辆黑色路虎,按着手机轻而易举将它解锁——这是她之前就停在这里以防万一的,同理在梅耶尔附近各个车库都有她准备的车辆。幸运的是她在这辆车里多放了一些火力,就在后排座位底下。

巴基的脚步接近了路虎。他打开副驾门上了车,蹙眉道:“Nat,开车。”

娜塔莎一愣,回头看他时却发现他衬衫右肩上的一片红色。

“Shit.”她骂了句。

巴基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娜塔莎从后座拿出一个黑色的包——不打开他也知道里头大概是什么——然后从包里取出两片他没见过的东西——不过,他大概也能猜到。

楼梯口出现九头蛇的身影,看样子有二十来个人。娜塔莎启动车辆,故意开到正对楼梯口的地方停下来,摇下车窗。

九头蛇没想到对方会主动出现在面前,都有片刻踟躇。

你们的上司没有教过你们,别在黑寡妇面前犹豫吗。

娜塔莎冲他们极尽妩媚地微笑,像在调情般地挥挥手。伸手间,她将那两片东西丢了出去,立刻收手打方向盘,一脚油门。随着路虎引擎的声音瞬间远去,那两片“东西”,带着摧枯拉朽的破坏力在九头蛇面前爆炸。

————————

住在曼哈顿这片公寓里的住客,看样子都不是什么早起的鸟儿。娜塔莎在距离公寓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好了车,一路走回去的时候,没有碰上半个人。

三号楼的电梯里,两人都没有看对方。除了电梯一层一层的叮叮声,只有巴基稍显粗重的呼吸。

经过一番打斗,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和着汗水黏在脸上。

巴基一进屋,忍着背后疼痛三两下将衬衫脱下来,告诉娜塔莎急救箱放在何处。

“事情和我们商量的有些不一样,呃?”娜塔莎站在巴基背后,看着他肩胛处的弹孔,试图说些什么。

“结果一样就行了。”巴基微微侧头说。

“好吧。”娜塔莎拿起镊子在酒精灯下烤了烤。

整个取子弹的过程这个男人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随着日头的上升,公寓附近开始有人声,楼上楼下也有起床后住客活动的动静。

帮他取出子弹后,巴基表示要自己包扎。娜塔莎硬是将他按在椅子上,有些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手已经抢过纱布。

巴基看了她一会儿,那能活动的金属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罗曼诺夫探员。”星期五的电话在娜塔莎包扎巴基肩膀的时候接进来,“史塔克先生收到您发的讯息了,这件事情他不便直接出面,但他会尽可能帮助二位。”

自然是因为协议。娜塔莎明白。

“史蒂夫在秘密执行另一项任务。”巴基说,“我们现在是孤军作战。”

史蒂夫具体在做什么娜塔莎并不知道,看来那边的事情比冬日战士计划更加需要他的力量。说话间娜塔莎已经有所考量,回答星期五:“我们要去奥地利。”

“好的,罗曼诺夫探员。”

————————

两人再次下楼的时候,公寓楼下已经是人来人往的程度。新的一天刚要开始。

史塔克工业的私人飞机不能乘坐,根据协议,它们时时刻刻处于军方的控管之中。托尼能提供的帮助,就是以私人名义将两人送上商务班机。虽然着急,但要疏通关系需要一段时间,最早也要隔日。

娜塔莎想着出门到布鲁克林买些东西回来,巴基硬是要和她一起走,无奈之下也只好答应下来。两个人都穿着卫衣戴着鸭舌帽,走在城市街头,看起来像是要去玩滑板的年轻人。

巴基洗干净了脸,黑色的头发别在耳后,从娜塔莎的角度看过去,那双眼睛依旧很漂亮。

“等一下。”巴基在一家书店前停下来。娜塔莎看了看,是两人昨日躲避九头蛇追踪的那家。

书店老板还记得他俩,看到又是他们时多瞄了会儿,又扶了扶眼镜低下头接着看书。

巴基走到书店门边,取出一本黑蓝封皮的书。

沉眠。

作者,珍妮塔·巴恩斯。

詹姆斯·巴恩斯温柔地抚摸着这本已经有些发黄的书,就如同在抚摸自家最小的妹妹的头。他轻轻地说:“挺好。”

娜塔莎的心突然不可遏止地揪了起来。她背过身,皱着眉头按住胸口,稍显沉重地闭上双眼。

珍妮塔·巴恩斯是巴基的小妹,成年后出版了几本还算畅销的小说。其中一本,就是为了纪念她的长兄詹姆斯·巴恩斯而写的沉眠。

雄鹰苏醒了,伟大的英雄,却睡着了。

他曾是那样一个昂扬的年轻人。




————————

看完美队2的时候就有在想。

啊,他原本是一个,热情开朗,善良宽容的青年啊。

即便是我这样一个陌生人,都不希望他就这样消失了,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家人呢。

他是最优秀的儿子,也是最爱的大哥。

啊……心痛,让我缓缓。

看美队3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有片刻是七八十年前那个青年,会笑话史蒂夫和莎伦,也会和山姆开玩笑。

希望这样的片刻越来越多。

——珍妮特·巴恩斯的名字是随手起的,但是提起珍妮特就感觉是个可爱乖巧的小妹妹。她深爱着家人,同大哥的关系也最好。巴基也很宠她。——此处是私设。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