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5)

传送门:

三号楼(1)  三号楼(2)  三号楼(3)  三号楼(4)

本章BGM:She - Ed Sheeran

摘录里头的这几句歌词:

Oh, she knows me so well. 

Oh, she knows me like I know myself. 

一想到如果冬寡的BGM是这首歌感觉自己能原地炸成烟花。

将上一章一部分内容拉到这一章凑字数了,感觉衔接连贯一些。

——————五朵小花花——————


娜塔莎在得知冬兵就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好友詹姆斯·巴恩斯的时候,就想起了这本书。在某个没有任务的下午,她坐在咖啡馆里就着暖阳读完了它,放下书时,脑海中有闪过那个杀手的黑影。

他应当知道,自己失踪后被判定阵亡时,他的家人有多痛心。

他这句“挺好”,到底好在哪些地方了呢。

娜塔莎回头,看着早晨阳光照耀下的詹姆斯·巴恩斯,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他的身躯岿然,但是娜塔莎感觉不到他身处于这个现实空间里。

他被一股力量拉回到过去,眼前跳入的除了书上的字母,还有走马灯一般的过去。他的八十年。

“James……James?”

娜塔莎的声音飘进巴基的回忆里。

他回头,看见娜塔莎抱着自己的手臂,绿宝石般的眼睛里映出自己狼狈的面容。

“你可以找时间看看过去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但不是现在。”娜塔莎松开他,从他手里拿过书,走到书店老板那里,从卫衣口袋里取出零钱。等着老板找零的时候她回头,微微勾起嘴角:“现在,你的时间属于我。”

她的语气有些霸道,但又十足地自信。

很像他观察下她一贯的风格。行动派,不爱做过多解释。比如上次在机场她二话不说就倒戈向史蒂夫,并帮助他们拦下堤查拉,她除了同史蒂夫做了确认之外,没有说起她为什么会反水。

巴基眯眼,跟着她笑了:“好的,女士。”

娜塔莎又看了他一眼,接过老板包好的书和零钱,推门出去的时候,朝巴基挥挥手。

他从鼻腔里发出轻而温和的哼声,跟上她,走在她身旁。

————————

“肩膀还疼吗?”娜塔莎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问。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关心他。

巴基摇头。他的金属手臂毫不费力地抱着从超市里买回来的食物和水,另一只手尽量没有在活动。娜塔莎走在他右手侧,恶作剧般地戳戳他的胳膊。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在奥地利完成任务的时候出差错。”娜塔莎显然在开玩笑。

“你忘了,”巴基说,“我有超级战士血清。”

哦,对。她还真忘了。

她差点把他当普通人看了。

“你这血清,还给我造成不小的麻烦。”

麻烦还不少,三番两次地。尤其是在纽约市中心那次,娜塔莎不仅要和他斗勇,还要和他斗智。当时一门心思就是撂倒这个害自己腰上留道疤的混蛋,再顺便帮罗杰斯解决眼下的麻烦。

可谁知道他这么难缠。

“我知道。”巴基说。他记得自己的每一个任务。

“当然了,你得知道。”娜塔莎说,“过来人告诉你,这是你继续活着的理由。你要用行动证明,你是真心实意在改过——这算是一种道歉吧。”

“这么说,你想让我道歉?”

“你会道歉吗?”娜塔莎停下来。

“我会,但我知道没什么用。”巴基想到史塔克,心中懊丧。

娜塔莎挑起眉毛,走上前去挽住巴基的胳膊,安抚地拍拍他:“对我挺管用的。”

————————

两个人穿着情侣衣,大包小包地回到公寓时,被眼尖的保安先生看见了。

“克拉克小姐,我的‘远房亲戚’,你交男朋友了啊。”戴墨镜的保安先生打趣道。

“噢,斯坦。我现在正在和他同居。”娜塔莎神神秘秘地拍拍巴基的肩,冲那吃披萨的老头儿抛个媚眼,“他就住在三号楼!多么奇妙的缘分!”

“是嘛!”斯坦笑呵呵地说,“真奇妙!”

娜塔莎虽然表现得很大方,但对男朋友这三个字还是有些不自在。她还记得自己上一段失败的感情,就是伴随着谎言与欺骗而结束的。

她是个特工。她的生活就是做间谍。她没有办法将这溶在血液里的东西完全去掉。

或许在心底某处,她也在期待一段不存在背叛与诀别的关系。

她不得不承认,面对巴基,她有种不自控的坦诚。但该瞒的,还需隐瞒。她不指望区区两天,就能了解詹姆斯·巴恩斯整个人。反过来也一样。就连班纳都没能了解她,更不要提别人。

————————

两人去往奥地利的飞机定在隔天凌晨,飞行十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托尼有偷偷改进过这班飞机的引擎,换了机长,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飞行时间可以缩短到六到七个钟头。机场有人接应,两人可以直接开车一刻不停地前往目的地。

在飞机上,娜塔莎试图入睡,坐在旁边的巴基却在翻看珍妮塔的沉眠。娜塔莎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眼中所见的詹姆斯·巴恩斯,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神态。

她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他的兴趣,虽然不常说出口。

“所以……我们来聊聊吧。”娜塔莎躺在商务舱的躺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八十年前有什么好玩的事?”

巴基正看到书里珍妮塔描写的家庭生活,听见娜塔莎问他,便回答:“有趣的事情不少。我记得当时珍妮塔和史蒂夫的关系也挺要好的,他们喜欢一起做曲奇饼。”

“罗杰斯?那个罗杰斯?”

“难想象吗?珍妮塔很喜欢他做的饼干,我想她可能喜欢史蒂夫更多一些。”

“哈哈,你看看你手里的书说的都是谁的事,你还会这么想吗?”

没有人比得上自己的亲哥哥。珍妮塔写道。他总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能追到他喜欢的女孩,能轻易地在考试中拿高分,他的拳头也挺硬,为他的朋友出了不少恶气。他还拥有一颗正义善良的心,还有我们都爱着的灵魂。他从未离去。

“关于追女孩子……”

“你读过?”巴基打断她,合上书问。

他带着探究的目光很有意思,让她想起了审讯犯人时候的自己。娜塔莎耸耸肩,眼睛勾勾地望着他:“这个世界又不是天天都需要黑寡妇。”

“不,我的意思是——这本书?”

沉眠的扉页上就一行字,“献给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巴基的大名。

娜塔莎笑了,一只手托着腮说:“怎么了,我对那个一见面就给我一枪的家伙还挺感兴趣的。”一见面就给她一枪的家伙多了去了,真的让她中弹的屈指可数。但是这里头,只有他,最终并不是她的敌人。

他是同类。

巴基看着她,又被这个女人耀眼的绿眼睛吸引。

“我……”他欲言又止。

“怎么了?”娜塔莎冲他微笑。

“没什么。”巴基扯扯嘴角,又拿起书本。

今天没有红酒,没有昏黄的落地灯,也没有那让人有些心动的晚餐。他们就像普通人一样乘坐班机,无比放松地交谈。娜塔莎像一只找到了窝的猫,在飞机窗外璀璨又和煦的朝阳之下,享受着这一瞬息的宁静。

困意渐渐袭来,她蜷成一团,肩上的伤疤因为衣服的滑落而露了出来。

那是在纽约,又中一弹的痕迹。

“我很抱歉。”巴基替她盖好毯子,沉默了一会儿,说。

曾经打伤她。曾经想杀了她。天知道如果他成功了,他会有多么后悔。

娜塔莎还没睡着,嘴角弯起,带着困音说:“彼此彼此。况且,这些都过去了。”她往枕头上蹭了蹭,缓缓睁开眼睛,“在我这里,你没必要活得那么愧疚。”

因为他内心的不安与懊悔,她全都明白。

因为他们是同类。

“好。”巴基释然地微笑,伸手把娜塔莎从她的位子上捞起来,抱进怀里。

像互相取暖的猫科动物。

“好吧James,”娜塔莎把毯子往上盖了盖,趴在巴基胸膛低低笑起,“如果你觉得这样能睡得着的话。”

“可以。”巴基低下头,亲吻她的红发,收紧手臂。

————————

飞机落地的轰鸣声将两人吵醒。

娜塔莎醒来的时候抬头,发觉自己歪倒在巴基的臂弯里。男人也是刚刚醒来,不太适应亮起的机舱灯光,皱着眉头睁开眼,瞬间聚焦到娜塔莎的身上。

“哦,这很尴尬。”娜塔莎看着经过的空乘人员,对方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羞赧地掩面笑着经过。

娜塔莎躺在巴基怀里睡得很安稳,比在三号楼里那张舒适的大床上要安稳得多。因为她知道,如果发生什么事,她的“床”会比她反应更快地解决任何麻烦。

恩,她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再说了,他也没那么讲道理。

“醒醒,大兵。”娜塔莎见巴基还是双眼通红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伸手抚摸他的脸颊,“任务开始了。”

巴基坐起来,手还是没有放开。他揉揉眼睛,似乎脑袋还没开始运转。他的眼里有些潮湿,仿佛刚才做了一个冗长又伤感的梦,看着娜塔莎的目光里隐约带着求救的意味。

他像是个快要溺亡的人。

“好吧。”娜塔莎说。

她勾住巴基的脖子,把他的脑袋拉下来。



————————

开飞机呢!没有开车!【咦】

是商务舱又不是包厢!把裤子穿回去!

评论(8)
热度(24)
  1. Mr.柠檬塔十六暗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