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6)

传送门:

三号楼(1)  三号楼(2)  三号楼(3)  三号楼(4)  三号楼(5)

预警:虐。

不要打我。

本章BGM:

Like I'm Gonna Lose You -  Meghan Trainor (Feat. John Legend)

我好喜欢的一首歌啊。

以及今天发现漫画里巴基的小妹妹真的是存在的,以及并不叫珍妮塔。反正是同人,私设一下,请勿考据……

每一个完美的大哥哥总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世界不灭定律。

看来是因为我不够可爱才没有大哥哥【摊手

——————六朵小花花——————


一辆崭新的银色Model3跑在奥地利的山路上,一路沿着被冰雪覆盖的山峰驶去。

“娜塔莎,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史蒂夫的电话接进来。娜塔莎看着手机上的地图,红点所标示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她瞄一眼开车的詹姆斯,回答史蒂夫:“一切顺利。你呢?”

“我这里情况有点糟糕。”从史蒂夫的声音上听起来,似乎那边的确不太乐观,“巴基呢?”

“我在开车。”詹姆斯这时候回答。

“好。”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说,“不要勉强。”

“是我在掌控局面。”娜塔莎哼了一声,“他还在审核过程中。”

“审核?”

娜塔莎注意到詹姆斯的视线,不动声色地用食指点点嘴唇,笑得诱人。

飞机上那个吻,审核通过了。

“加入复仇者的审核。”

“哈哈哈,”史蒂夫笑了几声,通话那头突然传来爆炸声,“我得走了,巴基,娜塔莎,你们一切顺利。”

“自己小心。”詹姆斯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娜塔莎把腿放在车窗上,倒是一点都不担心队长那边发生了什么:“他要操心的事太多了,不是吗。”

詹姆斯瞥一眼娜塔莎抬高的腿:“他可以处理好的。”

对,他还有精神来担心你,的确是可以处理得很好。“你知道我给史蒂夫说过几个对象吗?”娜塔莎突然来了兴致,伸出指头数着,“统计部的克里斯汀,财务部的劳拉……还是莉莉安?他总是没有接受,看来是处理不太好这方面的事情。”

“我看来他处理得还不错。”詹姆斯说。

“哈,你说的是中情局的莎伦·卡特。嗯……我之前也在他面前提过这个女孩。”

“又一个卡特。”詹姆斯沉默一会儿,倒是没有料到这会儿自己会在奥地利和娜塔莎聊自己发小的八卦。

娜塔莎想起那日在葬礼上史蒂夫的表情,眼角瞥到詹姆斯放在车门上的沉眠。不管詹姆斯当时那个“挺好”有几层含义,娜塔莎也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Nat——”詹姆斯刚转过头来想问什么,突然山路上迎面而来一辆卡车疯了一般地冲着特斯拉冲来。詹姆斯连忙闪避,绕过卡车——但就在特斯拉仍在漂移的时候,另一辆卡车从后方“砰”地一声,撞了上来!

特斯拉当即被撞得掀飞到两米高,随着一声巨响,狠狠地砸在道路旁边的山体上。

————————

娜塔莎很快就被自己的潜意识唤醒。这种情况下她不允许自己失去意识太久。她的脸撞在安全气囊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痛。如果不是她及时把腿收回来,只怕是要摔断腿。

她勉力回头看向旁边的詹姆斯——他的头上流着血,但并没有昏迷。

“James……”娜塔莎拼尽全力呼唤他。

詹姆斯刚刚睁开眼睛,突然有人打开车门,雪山上的狂风灌进车里,三四个士兵将詹姆斯从车里拖了出来。娜塔莎的双眼暂时无法聚焦,也隐约看见对方的防弹服上,有九头蛇的标志。

詹姆斯挣扎着站起来,一拳头将几个九头蛇打下了山。但还处于耳旁巨大轰鸣声之下的詹姆斯没有觉察到不远处有人向他发射了电击弹,他腰部中弹,抽搐着倒地。

“James!”

娜塔莎只觉得脑后被什么东西狠狠敲了一下,紧接着,眼前漫上一片黑暗。

————————

红房子。

审讯室。

手术台。

电流穿过身体的痛感让娜塔莎瞬间苏醒。

她闭着眼睛,感觉额头上有粘稠的液体顺着眼窝和鼻翼流下来,带着铁锈的味道。脚底的鞋不知去了哪里,她赤着双足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指尖已被冻僵。

不止脚趾。随着五感回到大脑,她发现自己就穿着背心和紧身裤,寒冷首先刺激了她的意识。接踵而至的,是被搜身后失去所有武器的紧张感。

耳鸣渐渐停止。

根据脚步声,她正处于一个大房间里,被几十个九头蛇包围。

有一个靠近了她,停在她面前。

“还要假装昏迷吗?”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耳熟,但想不起来。娜塔莎的脑袋疼得厉害。不知道是不是车祸带来的脑震荡。

不过既然被识破了,睁开眼也无妨。

娜塔莎缓缓睁开眼。看到面前的人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困惑,随后,便是愤怒。

萨利·霍尔!

“你们真的以为,一个平时看似只关注时尚讯息的数据公司高层,会认不出你的脸吗?娜塔莎·罗曼诺夫,你比你想象的还要出名。”萨利·霍尔拿着电击枪,站在几个浸泡罐中间看着娜塔莎。

洞察计划披露的那一刻,娜塔莎的身份也就暴露了,更别提因为维也纳事件在报纸上传遍世界各地的冬日战士。在娜塔莎调查中,萨利·霍尔就和众多拜金的女人一样,一门心思扑在名牌与时尚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平民。那天的工作证计划中,她原本有二手准备:万一萨利·霍尔认出他们,她就在公寓车库里将她击倒并夺走工作证,而门口的保安就只能使用些暴力手段解决了。

是萨利·霍尔的举动让她放松了警惕。两人那么顺利地进入梅耶尔获得伺服器上的数据,现在看来都是这个女人,或者说,是九头蛇的阴谋。

娜塔莎突然想到那天她看詹姆斯的眼神,心中涌上不好的预感。

“你是不是在想,冬兵去哪里了?”

娜塔莎没有说话。她动了动手,被绑得很紧。

“要我把他叫过来吗?”霍尔冲铁门方向挥了挥手。

娜塔莎往她伸手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詹姆斯被五六个壮汉按着推进房间。他看见娜塔莎,瞳孔明显地一缩,旋即愤怒地挥拳揍向身旁的九头蛇士兵,摆脱钳制后冲向娜塔莎。

霍尔手中的电击枪对准了詹姆斯,一枪,男人再度倒地。

“……是你!”詹姆斯在疼痛中抬头,瞪着霍尔咬牙切齿地说。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霍尔好整以暇地悠悠踱步走过去,到詹姆斯身旁蹲下身,用电击枪抬起他下巴,“真人看起来,比照片上更狼狈一点。”

妈的。娜塔莎在心里骂。

“我负责冬日战士计划有几年了,这处基地费尽我千辛万苦才找到……只可惜,你不在这里。你的资料我看了不少,当时我还挺失望。”霍尔端详詹姆斯的脸,“你跑了,上面没有要我来抓人,反而让我把这里挖开,我猜想你对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原本,你是最强的冬兵。”

“直到……那个叫泽莫的男人找到了冬兵的唤醒口令。”

詹姆斯一愣。

“对,”霍尔咧开嘴冷笑,“就是你们在布鲁克林截住的那个芯片里的内容。怎么,你的拍档没有告诉你吗?”

娜塔莎感觉到詹姆斯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她皱起眉,冷静地回望。

他的表情从惊慌到难以置信,最终化成口中的一个名字:“娜塔莎……”

也许这就是霍尔的计划。她为了某种未可名状的仪式感,在见到两人出现在车库里时就订好了全盘计划,诱使他们来到奥地利,然后告诉詹姆斯真相。

最后……她想故技重施,用唤醒口令将詹姆斯变回冬兵。

娜塔莎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詹姆斯是否在瓦坎达已经得到了妥善的治疗。如果他仍旧不能信任他的大脑,看来他也不会轻易相信其他人。

詹姆斯此刻的目光,就是遭到了背叛而生的绝望与痛苦。他一动不动地死死盯着娜塔莎,眼神如同利刃,试图剖开娜塔莎披在身上的表象,看到她的心。娜塔莎太熟悉这样的眼神了。

只是她以为,詹姆斯不会这么看她。

娜塔莎闭上眼睛,别过头,拒绝再接受詹姆斯这样的眼神。

她感到自己的心像石头一样。

“多美好的场景。背叛与反目成仇,往往相伴而生,不是吗。”霍尔站起来,从口袋中取出手机,“现在,冬日战士,你该归来了。”

她调出手机上的数据,屏幕上一行一行地显示出冬兵的唤醒口令。

“渴望,生锈,十七,黎明,火炉……”

霍尔一步一步走开詹姆斯身旁,站到娜塔莎面前,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她。

“闭嘴……闭嘴!”詹姆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九头蛇特工合力按在地上。他发出愤怒的嘶吼,汇到娜塔莎的耳朵里,像数把尖锐的刀子狠狠插进她的铁石心肠。

“九,善良,归乡,一,运货车厢。”随着霍尔一个词一个词地往下念,詹姆斯的动静越来越小。直到她念完最后一个词,詹姆斯安安静静地趴在地上,再也没有反抗。

霍尔示意九头蛇士兵退开,走到詹姆斯跟前。

冬日战士,缓缓地站了起来。

霍尔看着眼睛中再也没有任何感情的战士,便将手上的电击枪交给手下,带着大功告成的喜悦张开双臂:

冬兵。早上好。”

冬兵眼神冰冷,平静回应:“听从指令。”




——————————


下一章完结。

评论(9)
热度(24)
  1. Mr.柠檬塔十六暗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