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暗笼。

微博→槽十六叔【槽叔 | 老槽 | 石榴】汤→16lyrienz | 画画 | 乱写 | 圈杂【禁止任何搬运使用】【欢迎么么哒】

【冬寡】三号楼的住客(7)Fin.

传送门:

三号楼(1)  三号楼(2)  三号楼(3)  三号楼(4)  三号楼(5)  三号楼(6)

本章BGM:

Shut Up and Kiss Me - Mary Chapin Carpenter  

憋说话,吻我。看歌名就知道结局咯。

——————七朵小花花——————


完美的作品。

有了他,其他的冬日战士,她也不再需要。

“欢迎回来。”

霍尔对面前的傀儡满意地微笑,继而从身旁的九头蛇那拿过一把枪,交给詹姆斯。她指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娜塔莎,说:“你的第一个任务。冬日战士。”

冬兵接过枪,金属手臂的响声让娜塔莎心头一沉。

她睁开眼睛看过去,詹姆斯一边给枪上膛一边走过来,阴暗的目光擒住娜塔莎就如同猛兽锁定猎物。他站定在娜塔莎面前,赤裸着上身,胸口有汗水流下来。他抬起金属手臂,枪口对着娜塔莎的眉心。

“James……”娜塔莎轻声说。

冬兵没有反应,他缓缓弯曲手指,要叩响扳机。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James。”娜塔莎的目光越过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黑色枪口,投到詹姆斯的脸上。他看起来的确有些狼狈,刮干净的胡子又长了出来,那一头棕发乱糟糟地,还有一些黏在脸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我不会让那件事发生的。”

“相信我,好吗?”

娜塔莎绿色的双眼像是被打磨得无比完美的宝石,在那之中,已经只有詹姆斯的面庞。

本该没有表情的冬日战士突然皱起了眉。

“你是我的任务。”他说。

娜塔莎眉尾一动,莞尔笑了:“我是你失败的任务。”

冬兵低下头,突然飞快移动了枪口的位置,朝娜塔莎的身躯开了一枪。

砰!

枪声落下。没有人看到冬兵挪动枪口,就见到火光一闪,红发的女人垂下脑袋,似乎再无生气。詹姆斯握着枪缓缓回身,垂下双手,面无表情。

冬兵杀了黑寡妇。歼灭名单上又多了一个鼎鼎大名的间谍。而且她还是该死的复仇者。

九头蛇捡回了他们最完美的棋子!

霍尔高兴地走过来:“很好……很好!”

而且这个棋子,现在是她萨利·霍尔的了!

她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好看,身材精壮的男人,眯起眼睛,脑海中还闪过一些不堪入目的想法。

“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去了。”她说着朝他伸出手。

————————

“把你的手拿开!”

突然从詹姆斯身后传来女人隐约透着怒意的声音。霍尔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冬兵突然动了——他将手中的枪往身后一扔,一双猿臂朝霍尔伸出来,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脑袋。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响,萨利·霍尔到死都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詹姆斯扭断了脖子。

周围的九头蛇士兵看到这一幕也慌了。

“你们的上司没有教过你们,别在黑寡妇面前犹豫吗。”

詹姆斯身后,娜塔莎用解开了束缚的双手接住枪,回身数枪精准无比地击杀守在周围的数名九头蛇士兵。这些士兵惨叫着倒地,这才让旁边的士兵反应过来,举枪回击。一瞬间枪声与惨叫声混杂着响起,在这个有四五层楼高的空间中不断回荡。

娜塔莎掩护着詹姆斯,让他迅速跑到那几个被击杀的士兵旁边夺取枪支,顺手还解开自己脚上的绳索。

随着詹姆斯扣动手上枪支的扳机,九头蛇士兵这时才意识到,这个冬日战士,根本就没有被口令唤醒!方才他的一切举动,都是假装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九头蛇没有明白,詹姆斯却是明白的。

他举枪击中几个九头蛇,侧翻闪避子弹。

——问题出在口令的最后一个词。

之前娜塔莎应当是在原口令的数据里参了乱码,九头蛇知道两人闯入下水道抢走芯片的事,自然是首先对数据进行了破译。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娜塔莎编写的,是两重伪装。

最后一个词,是士兵

————————

这个基地里的所有九头蛇自然是要完全清空的,一只鸟都不能让它溜了。

待两人完全收拾了所有九头蛇士兵,娜塔莎这才有些体力不支地坐倒在地上,倚着一根柱子气喘吁吁。

“罗曼诺夫探员,您已经顺利完成任务了吗?”星期五在接收到娜塔莎发出的信号之后立即回电。

“当然了。”娜塔莎没有好口气地回应,“让托尼想办法来这里,把这几个浸泡罐带回去继续冻着——绝不能让军方的人拿走。”她的任务是阻止九头蛇再度启动冬日战士计划,并不是来歼灭这些人。眼下只有让托尼保管这些沉睡的士兵,才能防止九头蛇或者第三方获得这些战士。

再说了……

她看了一眼詹姆斯。

恢复清醒的那一刹那,詹姆斯心里想的却是娜塔莎因为他指责的视线而别过脑袋的那一瞬间。

“相信我,好吗?”

她这么请求。

他走到娜塔莎身旁,放下枪,轻轻把她抱起来。

她看起来有些冷。她仅穿着背心和紧身裤,随着方才一番打斗汗水黏在身上,此刻在吸收她身体里本就不太多的热量。车祸导致的脑震荡还在她脑袋里搅来搅去,其实是有些疼的,只不过她顾不上。

现在,她更顾不上了。

“娜塔莎?”通话那边史塔克的声音响起来,“你没事吧?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妙。”

娜塔莎被詹姆斯用温暖的右臂抱着,心情很好:“妙得很。”

电话那头的托尼迟疑了一下,问:“我没有打扰到什么吧?”他其实说的是任务。

“对,你打扰了,严重地打扰了。”娜塔莎说的是詹姆斯。

托尼挂了电话,娜塔莎把手机随地一扔,懒懒散散地将胳膊搭在詹姆斯肩上:“所以……James,出车祸前你要和我说什么?”

詹姆斯没有回答,抿着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切都结束了。放心吧。”娜塔莎见他神情严肃,安抚地拍拍他的左下颌,想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距离近了,他们的呼吸混在一起,远比血液炙热滚烫。

“不,并没有结束。”詹姆斯说。

他的眼周再度被阴影蒙上,娜塔莎从他的表情上读出了什么。

他下了某个决心。

娜塔莎的手顿住,心一凉。

————————

回纽约的飞机上,娜塔莎一个人坐的经济舱,头上戴着顶缝着I❤Vienna的鸭舌帽。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什么表情,和她那活泼的帽子甚是不搭。

她什么都没有带走,手上只有那本从雪山上捡回来的沉眠。特斯拉是彻底被撞烂了,这本书却在车门的保护下完好无损。她静静坐在靠窗的位置,碰触书皮的指尖仿佛还能感觉到詹姆斯的温度。

娜塔莎默默将书放在心口,侧着头望着窗外。

窗外的天空亮了又黑。她的脸上影影绰绰,闪过波谲云诡的天色。

飞机落了地,周围的乘客走了个精光。她这才叹了口气,从位子上站起来。

空乘站在舱门口,姿势标准面带微笑地说:“再见,祝您生活愉快。”

娜塔莎停了脚步,冷淡看了她一眼。

————————

接下来的一个月,娜塔莎的生活一点都不愉快。

这个世界又不是天天都需要黑寡妇,她似乎曾经在哪里说过这句话。事实上,没有什么大任务的时候她过得都极度无聊:史蒂夫不知道在哪里,克林特也许这回真的退休回家了,弗瑞的行踪比队长的还要诡秘,曾经那些战友更是不知道去哪一个平行时空。唯一值得她安心的就是,托尼始终在这里,她还有个人可以骚扰骚扰。

托尼简直不堪其扰。为了把她支开,把史塔克工业里屯着的各种武器都给了她,让她在九头蛇身上一个一个试过来。好歹能有点事情能让她有阵子忙的。

“你要是实在没事干,赶紧收拾收拾从那个公寓里搬出来!万一九头蛇查到那儿了呢!”

托尼也不是没有那么唠叨过。

“哟,克拉克,你的男朋友呢?好久没见了耶。”娜塔莎瞅着这天阳光不错,随便穿了件卫衣套了件皮外套往公寓外头走,迎面撞见斯坦手里拿着个披萨。他的眉毛挑出墨镜能遮盖的范围,看上去特别像漫画里跳出来的人物。

“斯坦,你怎么这么关心我男朋友?”

“唔……他长得像我几百个儿子里头的其中一个。”斯坦嚼着披萨说。

娜塔莎从前对布鲁克林没有那么多想法,充其量就是某个任务地点,或者某片九头蛇将要活动的区域。她从前对曼哈顿也没什么想法,除了鳞次栉比的方盒子,顶多就是复仇者大厦她有点印象。

她现在走在布鲁克林的街道上,不断路过小巷。

然后她路过了那家书店。

她甚至还“路过”了那个下水道井盖。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大半天,她最后绕到詹姆斯·巴恩斯的老家门口。那里早就换了样子,没有任何温馨幸福的家庭的模样。隐约间,她仿佛看见从洞察计划的航母上逃出来的詹姆斯,站在当下她所站同一片地方时的样子。

她隐约觉得,詹姆斯是知道珍妮塔在哪的。也许垂垂老矣被子孙环绕,也许化成一抔黄土沉睡在教堂旁边。

他亲眼看见了她普通人人生中的幸福。

那他呢?

娜塔莎为了“生活气息”而准备的手机这时候响了。

“克拉克!不好啦!”斯坦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慌张。

“怎么了?好好说!”

“三、三号楼失火啦!就是你男朋友的那间屋子!”

娜塔莎立刻转身往自己停摩托的地方跑,边跑边喊:“斯坦!从那里出来!”

九头蛇真的查到三号楼公寓了?!

她现在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并祈祷着斯坦不会有事——但是珍妮塔的沉眠还放在家里——不行,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

娜塔莎靠近公寓的时候,并没有看见预想中的黑色浓烟。

周围也没有九头蛇的踪迹。

她在不远处丢下车,从腰后拔出枪,步无声息地靠近公寓的裙房。

透过裙房的透明玻璃,她看见斯坦就站在保安亭外,旁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两人仿佛正在对峙,斯坦手中的棍子对着那个黑影颤抖个不停,他口中还在念叨着什么。

黑影背对着她,正是伏击的最好时机。

娜塔莎从枪托里拉出一根钢丝,如同矫捷的猎豹一般飞快冲了进去。她一个剪刀腿攀上这黑影的肩膀,钢丝拉开,为了不让这个九头蛇发出声音呼唤来同伴,她是下了狠手。九头蛇立刻拆招,就这么几秒挣扎间两人一逃一追地进了公寓旁的白杨林里。

娜塔莎刚落地,手中钢丝“梭梭”声又起,动如魅影一般再次剪到对方的肩上。

这个九头蛇比她想象得要厉害,他一只手托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挡着那根逼近他脖颈的钢索,同她僵持不下。

咦,他托着她的腰干嘛。

娜塔莎仅仅一秒的松懈,手里的钢索连着枪被这个“九头蛇”打飞。

“住手!赶紧住手!”斯坦火急火燎地追上来。

老人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说:“你连你男朋友都不认识了?!”

男朋友?詹姆斯?

娜塔莎松开手。

可不就是他?

“我这不是在帮你教训这个四个礼拜都没影的臭小子吗!你上来就打人是要干嘛?!”斯坦举着手里的电棍晃来晃去,一脸的朽木不可雕也。

娜塔莎冲他瞪了瞪眼。

“哎我不管了,你们两个玩儿吧,我回去吃披萨了。”斯坦挥了挥手回身进了大楼。

你们两个玩儿吧。

娜塔莎觉得这句话简直和星期五的那句“请二位好好享受夜晚”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是不是得先和我解释解释?”这回换娜塔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了。

他不是和她说,他要回去瓦坎达了,他和她现在不适合在一起,他们有缘再见之类的?他说这话时候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被她背叛到心灰意冷最好再也不见了啊。

詹姆斯还是一只手稳稳地托着娜塔莎,另一只手抬起来摘下鸭舌帽。今天他倒是把自己收拾得还算干净,就差没穿西装来了。只可惜刚才两人交手那一会儿,他又有些狼狈——还好没有穿西装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詹姆斯开口,“我回去瓦坎达继续治疗了。”

娜塔莎听见前半句就差没有翻身下来再给他一脚,听见后半句这才把冲动忍了下来。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的根除……毕竟那天,在基地里,我的确有受到前面几个词的影响。”詹姆斯迟疑了一下,“你让我相信你,我照做了。”

他知道她是间谍,那是她的一部分。

他连她这一部分都爱着。

娜塔莎明白过来这一点时,眼眶泛起了泪水。她自认绝不落泪,也只承认此刻眼泪只是在眼眶里打转。

“不要怕。”詹姆斯伸手抹去她眼角那一滴,柔声说。

娜塔莎笑了,努力眨眨眼睛,用手背按按眼周,嘴里反倒说了些无关的东西:“你没告诉斯坦,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他挺关心你的。”

“我知道。”娜塔莎说,“可是我们还没怎么约会过——”

“车祸前,”詹姆斯打断娜塔莎,“我想说的是,你愿不愿意也给我介绍个对象。”

哦,当时他们正在聊史蒂夫的八卦。

娜塔莎挑起眉毛:“我很忙的。”

詹姆斯轻轻地,又是那自胸腔中出来地,哼了一声:“那么,你让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这男人不像那回在楼下见到的那般冷淡。他直接将娜塔莎从肩膀上抱了下来,扣在腰上,用他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低声呼唤:“Natalia……”

“James.”娜塔莎低头微笑望着他。

“Mygirl……”詹姆斯仰起脑袋,看着日光下他耀眼的女神。

“Mysoilder.”

娜塔莎捧着他的脸,闭上双眼吻住他。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优秀的哥哥,总是能追到他喜欢的女孩。

他喜欢的女孩,别人轻易追不到。

Let's Get It On - Marvin Gaye


Fin.

————————


请务必听完这首歌。它是剧情的一部分。

来自一个不会开车开车不浪漫的人的残念。

关于“扣在腰上”详见瑞秋和高司令的恋恋笔记本。

PS:

为了让口令失败我置换了最后一个词,不知道俄文里士兵和冬日战士是不是就相差一个单词,姑且先这样设定。

完结了再插一刀:

想想巴基为了测试自己是不是还受唤醒命令的控制必须得拿什么试……

一想起来我自己都有点不太好。希望国王陛下那里能有什么高科技吧。


回头整理整理成图片完整版放微博。


评论(13)
热度(45)